9188七星彩走势图|七星彩走势图 ?
新聞中心
決策咨詢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決策咨詢

浙學研究的思考

發布時間: 2019-04-13 22:45:23

   今天講浙學,必須思考以下問題:浙學是一門怎樣性質的學問?浙學來自何方?有哪些特征?浙學在當下,哪些值得我們繼續發揚且賦予新的意義?


  絕非局限于兩浙地區的邊緣學術


  從現存古籍材料看,浙學屬于闡發儒學要義的傳統主流學問。綜觀各個歷史時期有代表性的浙學名家,無論是南宋的呂祖謙、陳傅良、陳亮、葉適、黃震,還是之后的金履祥、許謙、柳貫、宋濂、王陽明、劉宗周、黃宗羲、全祖望、邵晉涵、萬斯同、萬斯大、章學誠等,莫不尊奉孔、孟儒學為不祧之宗。各家學說不盡相合,前后傳承也有變化,但都以“六經”之旨為依歸,以弘揚圣學為己任。在傳統儒學的基本框架下,他們各自闡發、演繹,或主修性理,或主攻心學,或承傳中原文獻之統,或鬯揚事功,或彌綸朝廷經制,或修史以鑒今,或攻文以傳道,最后終歸于孔、孟圣學的道統。


  清初全祖望在疏理浙學脈絡及淵源時說,南宋孝宗“乾(道)、淳(熙)之際,婺學最盛,東萊兄弟(呂祖謙、呂祖儉)以性命之學起,同甫(陳亮)以事功之學起,而悅齋(唐仲友)則為經制之學。考當時之為經制者,無若永嘉諸子,其于東萊、同甫皆互相討論,臭味契合。東萊尤能并包一切,而悅齋獨不與諸子接,孤行其教”。全祖望所稱“婺學”,指金華學派,是“浙學”的原創地。又說,“永嘉之學,薛(季宣)、鄭(伯熊)俱出于程子(程顥、程頤),是時陳同甫又崛興于永康,無所承接。然其為學,俱以讀書經濟為事,嗤黜空疏、隨人牙后談性命者,以為灰埃。俱目之為浙學”。可見“永嘉之學”也系“浙學”之一。又說,“勉齋之傳,得金華而昌。說者謂北山(何基)絕似和靖(尹焞),魯齋(王柏)絕似上蔡(謝良佐),而金文安公(履祥)尤為明體達用之儒,浙學之中興也”。勉齋,即黃干,朱熹女婿,朱學的嫡傳。即是說,“浙學”至南宋后期,涵蓋朱子的“閩學”。更確切地說,朱學經“四先生”傳承、改造,注入了浙學成分,成為浙學中的朱學,或者是朱學中的浙學。又說,“四明之學多陸氏(陸九淵、陸九齡)。深寧(王應麟)之父亦師史獨善(名彌鞏)以接陸學,而深寧紹其家訓,又從王子文(名埜)以接朱氏,從樓迂齋(鑰)以接呂氏,又嘗與湯東澗游,東澗亦治朱、呂、陸者也。和齊斟酌,不名一師”。又說,“四明之專宗朱氏者,東發(黃震)為最。晦翁生平不喜浙學,而端平以后,閩中、江右諸弟子支離桀戾,固陋無不有之。其中能振之者,北山師弟為一支,東發為一支,皆浙產也。其亦足以報先正拳拳浙學之意也夫”。甬上此時的“浙學”,又涵蓋、融會了南宋的朱學和陸氏兄弟的心學,都打上了朱學、陸學的標志。


  由此可知,全氏所稱“浙學”,是指興于南宋之際、上承北宋的濂、洛之學,而興盛在浙東地區的一個學術流派,是屬兩宋時期的新儒學。浙學各家思想雖然不完全一致,主張也各不相同,甚者如唐仲友,孤行其是,不甚和他人往來,但是,莫不正心修己,崇儒教,黜釋道,循規蹈矩,言必舉堯舜,行必稱三王,都是很正統的儒家學說。此后的四明姚江諸先生,無一例外。所以,浙學學術文化的歸屬,是傳統儒學,是中華文化的主流學術,絕非局限于兩浙地區的邊緣學術、邊緣文化。

   “浙學”的學術活動并不局限于浙江


  浙學興起于南宋孝宗以后,是無可爭議的。明末劉鱗長有《浙學宗傳》一書,從其選文及所列名家,早就表達了這樣的看法。南宋以前,雖然不能說兩浙地區沒有儒學,但是至少可以斷定,還沒有形成一個能夠和中原地區或者其他地區相抗衡的學術流派。在那時浙學還沒有形成“團隊”,不成氣候,更談不上在全國的影響力,所以,在此以前稱之為學統、“學派”,實在不夠資格。及至南宋國家政權南移,政治、經濟、文化中心也隨之南遷。北宋時期的關、洛之學,在中原地區已走向衰落,而在南方,特別在浙水之東得到廣泛承傳,浙學也就應運而生,并成為全國學術文化的中心,其學術活動范圍和影響力早已越出了浙江。


  全祖望有一段話經常被當下學人稱道,說“宋乾、淳以后,學派分而為三:朱(熹)學也,呂(祖謙)學也,陸(九淵)學也,三家同時,皆不甚合。朱學以格物致知,陸學以明心,呂學則兼取其長,而復以中原文獻之統潤色之。門庭路徑雖別,要其歸宿于圣人則一也”。三家之一的呂祖謙,是浙學的開山之祖,永康的陳亮、永嘉的薛季宣、陳傅良、葉適的事功之學,甬上王應麟的史學、黃震的朱學,都是呂祖謙的講友、門人或私淑。浙學在南宋孝宗、光宗時期,獨樹一幟,彼此呼應,相互消長,形成了相當規模,足以與朱熹閩學、張栻湖湘之學、江西陸九淵心學等四家學派頡頏上下。四家之學形成了南宋以來近千年的中國學術的格局,猶如四艘在中國思想史的長河上齊駕競渡、目標同一的“龍舟”,而后引發了學術上百舸爭流、萬帆競駛的繁榮景象。乾、淳以后,浙學的學脈、學理都有變化,追溯源頭,即在呂祖謙開創的“呂學”。其實,浙學的性質、源流,黃宗羲《宋元學案》《明儒學案》都已說得很清楚了,實在沒有重新討論的必要。


  我們同時看到,在當今學術話語中,與南宋“浙學”同時并起的朱熹“理學”、張栻“湖湘之學”、陸九淵“心學”,都沒有邊緣化為本土的“閩學”“贛學”“湘學”,為什么非要將“浙學”無限擴大為本土化的“大浙學”?再者,“浙學”的學術活動并不局限于浙江。南宋“浙學”的領袖呂祖謙,很多弟子在福建或江右;王陽明的學術經歷主要在江右和貴州,也不在浙江。作為浙學的主體“呂學”和“王學”,豈能匡定在“浙江”之內?

    浙學也應包括浙西地區


  清代章學誠《文史通義》,始列“浙東學術”一目,而不稱“浙學”,原因是浙學學者差不多都是活動于浙東地區人。浙東,是一個地域概念,唐、宋以來,以富春江為界,分為浙東、浙西兩大區域。浙東是寧、紹、金、處、溫、衢;浙西是杭、嘉、湖、睦(嚴)。所以浙學,嚴格意義上說,是浙東之學,稱之為“浙東學派”。但是,明末清初以后,浙西地區漸漸涌現出了如邵經邦、鄭曉、許孚遠、呂留良、張履祥、俞樾、章炳麟等儒學宗師,浙學也應包括浙西地區。


  章學誠說“浙東之學出于婺源”,認定朱子之學為老祖宗,則是指宋孝宗乾、淳以后的情況。呂、陳、范、唐諸賢謝世之后,浙學學人多轉入朱熹門下而傳承朱學,如,金華“北山四先生”何基、王柏、金履祥、許謙承傳朱子嫡傳黃干之脈。說明這個學派不是一成不變的,隨著歷史的演進,其自身結構也在不斷演變之中,并非拘守、保持原生態的朱學。浙學對待陸學也是如此。章氏又說,南宋末至元初,甬上自袁燮、袁肅、袁甫之后,“多宗江西陸氏,而通經服古,絕不空言德性,故不悖于朱子之孝。至陽明王子揭孟子之良知,復與朱子牴牾。蕺山劉氏,本良知而發明慎獨,與朱子不合,亦不相詆也。梨洲黃氏出蕺山劉氏之門,而開萬氏兄弟經史之學,以至全氏祖望輩尚存其意,宗陸而不悖于朱者也”。


  章氏疏理元、明以后浙東學術的流變之跡,前后相承關系,大致得其情實。浙學是開放的、多元的,博覽廣收,不主一家,不名一師,是浙學的重要特色之一。所以,浙學的學人雖然承傳朱、陸之學,并沒有完全割舍呂氏開創的中原文獻之統、永康王霸之學及永嘉事功之學,經世致用的學理,實事求是的態度,開拓進取的精神,海納百川而不守門戶的氣概,在元、明以后的浙學學人身上表現得淋漓盡致,和朱、陸二家之學原旨很有些不同。朱熹批評呂祖謙“喜合惡離”,其實正是浙學“博覽廣收”的長處。浙東學人崇尚史學,以史鑒今。朱熹當年批評說,“伯恭于史分外子細,于經卻不甚理會”。反倒是彰顯了“浙學”經、史并重、講究實際的學術風貌。浙學區別于朱、陸之學,在于主張經、史不分家,將六經當作史看。呂祖謙經常教誨門人弟子說“載在經史”,“專意經史”,“當于經史間作長久課程”。這個學術傳統,后來得到很好繼承和發揚,往下延申、拓展,即宋末王應麟的“深寧史學”以及明末清初寧、紹間的黃宗羲、萬斯同等“姚江史學”。明清時期浙東史學以及考據之學,雖然比較集中于甬上一隅,其與呂祖謙的“經史”源頭遙相呼應。章氏疏理浙學源流而不講呂學,尤其回避永嘉、永康之學,恐怕有失偏頗。


  浙學的當下價值有哪些?其意義何在?可歸納為五個方面:一是務實,二是立德,三是擔當,四是博通,五是績學。改革開放已40多年,浙江經濟建設取得了巨大成就,各方面已走在全國前列。但是,浙江人民的智慧、氣度以及奮斗精神,有本有源,不是憑空產生的,既具有千載難逢的時代機遇,又有復雜的歷史淵源關系。研究浙江精神,總結浙江經驗,自然而然會聯系到歷史上的浙學名家、浙學名著,從中汲取精華,發掘當下的價值意義。這是割不斷的,也是我們文史工作者責無旁貸的義務。

 

  作者:浙江師范大學人文學院  黃靈庚

來源:《中國社會科學報》2019年4月2日


?
9188七星彩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龙虎近100期 全网赔力最高彩票APP 可以提现看牌抢庄拼十 博彩是什么工作 犯法吗 重庆时时彩v2.3.0版本 上海时时计划软件哪个好 重时时彩三星综合走势 时时彩大小单双稳赚法 时时彩后二如何买稳赚 抢庄牌九特色游戏